视频:《千年武冈》宣传片
发布时间:2010-12-20 13:26:03 | 作者:管理员 | 文章来源:武冈政府网 | 点击数:

武冈是一座千年古城。
一直有个给这座千年古城写点什么的念头,但一直被一种压力左右着。这种压力来自这个城市的古老,因为这个城市本身已经古老得像一本线装的古籍,所以迟迟不敢轻易动笔去写它的“古”,也不敢轻易从文字上去描绘他的“老”。但就我足迹所涉之处而言,我觉得整个湖南,武冈是只要稍作修饰,它远古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它古老的身姿就一览无余了的,实可与凤凰媲美。

千年武冈,在西汉文、景帝年间,便已置县。公元前一百二十四年,汉武帝刘彻封长沙定王之子刘遂为都梁侯国敬侯,侯址在今市郊七里桥,是以武冈又称都梁,至今已有2000年的历史。2000余年的时光绵延着,渗透于古城的每一条幽深的小巷,每一个有着古槽门的院落,每一块班驳的砖墙以及每一口沧桑的古井。它古老的城墙更无须赘言的了,这座连当年的太平军将领石达开都折戟的铜墙铁壁,因此而有了“宝庆狮子东安塔,武冈城墙盖天下”的赞誉。

城池的设计师是设计北京十三陵的吴良。知道吴良的不多,他太专业。不知道陶渊明的,就少了。公元292至302年,陶老的祖父陶侃来到武冈当县令,亲手在他创办的一所学宫前种植了两棵银杏,如今虽只剩一棵,但也郁郁葱葱,堪称古城众木之祖。这所官办学校是陶侃亲自勘察地形并督办的,校址在今天的文庙大成殿内。文庙大成殿始建于宋代,殿顶彩绘藻井,檐翅如飞。当风吹过,满庭青翠中似乎可闻当年学子诵书之声。

武冈人的骨肉里历来就渗入了文化的骨血,恐怕与历代文人墨客不无牵连。公元811年(唐元和六年),因参与政治革新而失败被贬永州的柳公绰的侄子、著名古文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为了表彰叔父在武冈抗洪抢险中立下的赫赫战功,撰有《武冈铭》一文,赞扬他的叔父柳公绰“……时惟潭部戎帅御史中丞柳公绰,练立将校,提卒五百,屯于武冈,不震不骞,如山如林,告天子威命,明白信顺。乱人大恐,视公之师如百万,视公之令如风雷,怨号呻吟,喜有攸诉,投刃顿伏,愿完父子,卒为忠信,奉职输赋,进比华人,无敢不龚。……”为使文章千秋相传,当时的政府官员找来能工巧匠,将这篇铭文全文刻于同保岩,千年风雨,未能洗刷。而多写边塞军旅生活,诗风雄浑苍劲,深情凄凉的王昌龄,晚年被贬龙标(今黔阳县)县尉时,他的朋友程六前往看他,为了感激老朋友对自己的挂念,他在程六返回途中送了一程又一程,途经武冈时,满怀深情地写下了“冬夜伤离在五溪,青鱼雪落鲶橙齑;武冈前路看斜月,片片舟中云向西”的诗句。或许是王昌龄对武冈情有独钟,后来,他在《送柴侍御之武冈》一诗中,再次挥毫写道:“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宋代的爱国主义诗人文天祥,也曾热情洋溢地在武冈写下了《武冈军学奎文阁记》。当时的文天祥年仅30,没有“伶仃洋里叹伶仃”的悲壮,有的只是“都梁称伟观矣”和“都梁之士必有感道怀和、争自奋拔于文明之世者矣”的满腔热情和沸腾的鲜血。就连宋徽宗、宋理宗也分别为武冈云山、宣风古楼留下了“云山七十一峰烟云变幻”和“宣风雪霁”的笔墨。

岷庄王朱楩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与周妃生下的第18个儿子。公元1391年(太祖二十四年),被其父封藩到甘肃岷州。四年后,当皇帝的父亲也担心儿子势力强大,自己江山难保,就一纸令下免去其原有封号,改封云南为王。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朱元璋驾崩,由长孙朱棣文接管了明朝政权。公元1399年(惠帝建元元年),惠帝朱允文召见各地诸王,朱楩亦在其中,并从云南直奔当时的首都南京城。途中,生性多疑的朱楩担心朱允文召见为名,谋害为实,于是抗旨而归。朱允文 大为恼火,一道圣旨下到云南,令其举家迁往福建漳州,并脱去其身上官袍,使其一夜间被“废为庶人”。这身官袍,一直到明成祖朱棣皇帝即位才得以重新穿上。岁月更替,江山易改。公元1425年(仁宗洪熙元年),朱高枳又从朱棣手中执掌了政权,朱楩一家,从此从漳州又被迁往湖南武冈,这一住就住了14代共242年。这悠长的岁月里,岷王朱楩以万户侯为王邸建造了王府,之后,次子岷恭王又奏设了藩府。公元1550年(世宗嘉靖二十九年),岷康王又筑小王城。之后的岁月,宗脉繁延,朝廷累封郡王,导致王府内大兴土木,筑有诸郡王府二十一座,真可谓宫殿层层叠叠,蔚为壮观。明末,李自成、张献忠起义,朱氏家族四散逃离,其中的一支逃到了长沙的棠坡。2003年3月6日的《南方周末》报第三版有一整版关于原国务院总理朱鎔基传奇身世的文章,题为《幼失双亲,凄孤童年》。“……朱鎔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对棠坡朱氏的历史作了梳理,从他整理的资料来看,棠坡朱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后裔,属于朱元璋第十八个儿子岷庄王这一支,朱鎔基应该算是岷藩第十七世孙……”

无论从历史的还是文化的角度,我们没有理由否定武冈的古老。同样,无论从历史的还是文化的角度,我们没有理由不珍视武冈的古老。它虽然是一本线装的古籍,但至今却还束之高阁,很少有人发现,更别提拭去它岁月的尘埃翻阅。这委实是古城的遗憾。好在有一天,我终于看见著名作家匡国泰写的《武冈推荐书》这样一段对古城情有独钟的文字了,他的文字冷峻而凝重:

“武冈古城是湘西南惟一的一座古城了。”

它还没有瓦解,它还保存着古城原来的气息。我在武冈古城漫步时,感觉拂面而来的,是明朝的风月。

武冈古城有着东西南北完整的城池结构。它的面积看上去是非常的理想,既不庞大,也不过于小巧。它不奢华,它是一座弥漫着市井风俗的老百姓的城池。它有着特色鲜明的饮食语言,并且体系相当完美;那些城门、街巷、石井和许多过去的手艺,也还依然存在。而一座古城有两条河流穿城而过,这是雪峰山脉的恩赐,是神来之笔。

坐落在湘西南丘陵与雪峰山脉的过渡地带,武冈古城是一方水土的历史与文化的整合。仿佛是一个自然的停顿,又仿佛是一个梦游者的憩园;它的气息,统领着那一方水土。

武冈古城潜藏着巨大的旅游价值。我知道很多人不会相信我的话,不同意我的意见。但是我相信,未来会同意我的意见。

目前的武冈古城,保存还算完好。只要穿城的河流梳理得更清澈一点,只要街巷更干净一点,就非常非常好了。我也相信,会有很多很多人喜欢上这座古城,他们只是还没有来到。他们还不知道。

我所担心的是,武冈这座古城的价值被继续忽略,从而导致对它的肢解,那么不久,它现存的一切,就会和城外恋恋夕阳一样,消失在青山绿水之外。

我无法掩饰我的眷恋和惆怅。”

……

的确,从古到今,武冈几乎完整地保留和记载着它每个时代的胎印。我最强烈的感受之一就是它的沧桑的历史、底蕴深厚的文化,这或许正印证了它的古老。但古老的背后,是武冈和武冈人民不得不引以反思的,那就是:古老不仅仅是一种优越和自豪,亦不仅仅是一笔取之不尽的财富,譬如它的旅游价值、文化价值。相反,它的反作用力,却是束缚飞翔的翅膀的绳索——当我们夜郎自大缺乏理智一味沉浸在自我欣赏的“古老”之时,正是我们需要“以史为鉴方知兴替”的重要时刻了。

行走和流连在古城的大街小巷,探询千百年来先民们留下的每一个艰难的脚印,我们的心中产生了许多文字难以表达的念头。这个念头让我们决定静下心来,去走走,去看看,去读读,去想想,去写写……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